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1999年发表30集电视剧本,2001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2005年入中国作家协会,2015年晋级为二级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引用 令人迷茫--从党校课程说起  

2010-10-08 14:31:17|  分类: 事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毛毛《引用 党校课程》

 

引用

毛毛引用 令人迷茫--从党校课程说起

令人迷茫--从党校课程说起

素颜格格

若说起中央党校,可能举世无人不知,它是阿共的最高学府。成立于1933年的党校,前身是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时至今日它的分支机构已经遍布各省部机关。党校教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阿共的人统一思想、团结一致,而后认真的不折不扣的去落实,这是党校的最基本的作用,说他是个党内洗脑机一点也不为过。纵观党校接近80年的历史,不难发现,这里不但培养了阿共众多的优秀分子,而且更多人的思想在这里开始转变,开始想通了,开始坚定不移了。

我有幸接触到一些党校课程,对这些课程的仔细研究,忽然发现自己迷茫了,而我迷茫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阿共迷茫了。这里不再是统一思想了,虽然这里的课程允许争论,但现在已经没人争论了。哀莫大于心死,不争论我想是可以理解的。我今天不想说以前的课程,因为我不知道。我最近看了一份这所学校的教授讲课课程,本人认为很有意思。我从来都认为这里的课程实际上就是阿共走向的风向标,这里所要洗脑的内容必将用于不就未来的决策上,因而这里的课程才显得极其重要。

最近党校的教授经常对他们的省部级学生进行大胆的教育,大胆的割裂阿共的历史,公开把阿共的历史分成两个阶段,即建国前30年的“旧制度时期”以及后三十年的“新文明形态时期”。这里的教授公开宣讲:“抱有怀念前30年旧制度情绪的人,在指责新文明形态的时候,也可能找出一些‘根据’来,但是,就其为旧制度、旧体制及其价值观辩护这一点来看,他们的‘怀旧’情绪本质上是一种倒退思潮。”这段话的深度解析我认为就是阿共从建国到现在他的一贯的政治纲领以及信仰理想被分为两个阶段,前三十年就是旧社会,后三十年就是新文明,新文明时期如果怀旧就是倒退,旧制度不但不该怀旧,而且应该批判。也就是说阿共从建国以来政治信仰的“一贯性”遭到割裂,“新文明形态时期”的阿共完全否定了“旧制度时期”的阿共,严重的说这个党不仅仅是迷茫,而是分裂。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否定“旧制度时期”实际上就是否定“建党原则”,否定“为人民服务”,否定“人民当家作主”,否定“人民民主”,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干群鱼水关系”。实际上所谓的“新文明形态时期”就是把人民置于干部的对立面,建立一个可以长期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统治机制。换句话说,否定阿共的建党原则,就等于打着阿共的旗号做着反阿共的事情。党校的洗脑如此,而实际上呢?更是如此。从后三十年刚开始,这些人一直打着邓的旗号,看似坚决贯彻邓的方针,而后逐渐的把邓的决策掐头去尾的执行(在这里我不否认邓的大原则方向还是对的)。比如邓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后先富带后富”,他们把后半部分去掉,变成先富压后富。比如邓说“既要发展市场经济,又不能放弃社会主义”,他们也把后半部分去掉,赤裸裸的把中国改变成权贵资本主义,为掩人耳目,又把这种权贵资本主义叫做“特色社会主义”。再比如邓说“要反对左,但更要防止右”,他们也把后半部分去掉,在大力反对“左”的基础上,努力扩张“右”的实力,乃至于左派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而重用了大批婊子右派的学者、专家,因而这些婊子马上成为抛弃社会主义本质、热衷与资本主义接轨的吹鼓手、马前卒,从而是中国一片散沙、乌烟瘴气。再比如邓说“摸着石头过河”,他们执行起来就是有路不走,专门摸石头,人民群众都上岸了,他们还在河里摸来摸去,就因为污浊的河水下能摸到财富,能摸到权利,能摸到二奶的大胸。

从党校课程可以看出,割裂阿共的历史,推翻阿共的建党原则,否定阿共前三十年的信仰,无非就是要达到他们永远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不惜一切手段,卑鄙的伎俩一个接着一个。从与资本主义接轨开始,他们便一步步策划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实际上我从不否认与世界接轨的重要性,但目前中国的精英不是真正的与世界接轨,只是打着与世界接轨的旗号,暗地里把无政府主义、抛弃人民的封建统治这个“鬼”接回来。把这个“鬼”接回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欺压人民,一劳永逸。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妖魔化毛便成了最主要的手段。为了他们的目的,他们手段的肮脏无耻简直令人发指,你看,号召全民奔小康,而后扔下几千万下岗职工和几亿农民。养老金被挥霍一空,于是便提高养老金的基数,延迟普通人的退休年龄。为了他们自己的投资理财,便让广大农民失去土地。为了全社会“和谐”,他们就把国家暴力变成个人暴力。打着提高人权的旗号,提倡部分免除死刑,而免除的只有贪官,变相鼓励贪官能捞则捞,捞干为止。不仅贪官死刑可免,就算活罪也能免,看看贪官们的别墅监狱你就知道中国社会的公仆为什么敢“前腐后继”。为了能稳定享受,便不惜出卖国格、人格,奴颜屈膝。对外自愿跪下,对内强迫人民跪下。所有的一切完全背离了阿共当初的政治信仰,为了给他们自己的成员洗脑,不惜厚着脸皮割裂阿共自己的党史,不惜在阿共的最高学府为其成员灌输这种思想,它的成员又怎么能不迷茫?

很多时候,那些社会怪现象并不是偶然的,太多的东西都是有预谋的。历经后三十年的“新文明形态时期”,透过这些言论以及社会的真实变迁,我个人认为阿共已不再阿共了,这并不是迷茫的问题,而是名存实亡的问题。实际上只有共产党三个字还被作为画皮来使用,骨子里这三个字早已不复存在了。

很多时候,我不得不遗憾,阿共从建国之初他的一些政治纲领还是深得人心的,只不过当时的阿共急于找到一条更捷径、更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之路,加上革命胜利意想不到的顺利,难免有些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因而出现浮躁,大跃进之类的就是这种浮躁的产物。但不管怎么说,那时的阿共谁也不能否认他们很多地方还是为人民服务的,还是受到人民欢迎的,还具有领导中国能力的,从他们身上还是能看到中国未来的。但时至今日,阿共的名存实亡,实际上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政党的存亡,他的恶果是否会导致整个国家遭受危机,这是不言而喻的。

但我还是相信,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但谁也不能否认,人民,也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最大受害者!

格格注:题目无任何猥亵之意,只为能发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