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1999年发表30集电视剧本,2001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2005年入中国作家协会,2015年晋级为二级编剧。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获得特权  

2010-09-07 11:58:02|  分类: 事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小 蕾 -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获得特权
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获得特权
2010-09-03 18:16:45 来源:
南方周末

家长所有的努力和目标,就是让孩子不做普通人,而创造机会做有“特权”的人,让自己的孩子不付出太多劳动就可以“锦衣玉食”,就可以成为社会财富的拥有者,而不是告诉孩子,劳动、付出、承担责任有多麽幸福、多麽快乐,不是让孩子去充分地体验原本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作者:孟泽

中国当代教育一个很不好的倾向,就是“考试”从一种手段演变成了目的,而且几乎演变成为新的“科举”,让人不免触目惊心。

两件事就可以说明这种情况,第一,这些年来,无论初中、高中,都会有不少家长租房子陪读陪考,升学考试时,还会有更多家长备着提神补脑的灵丹妙药,在宾馆开房子,送考助考。第二,近年来,所有的书店几乎都变成了教材教辅书店,包括大学用书,考研用书,公务员考试用书。分数至上,一切都是为了应试,孩子的前程,家长的脸面,均在考试一举。一考定终身,考试近乎赌博,尤其是高考。即使社会事实上已经不可能为“大学生”“研究生”提供尽如人意的“终身”前程,人们仍然乐此不疲,以至,读了本科不行,那就考研,读了硕士不行,那就考博。相应地,所有的学校也以升级为重点,升级成本科学校,成有硕士点、博士点的学校为目标,为此上下动员,全力以赴,不惜弄虚作假,乌烟瘴气。

然而,一个社会的美好并不是高学历可以解决的,一个人的幸福也不是因为学历高低一元性地决定的。而且,学历和文凭未必等于文化水平,何况考试?说句笑话,“神仙都怕考试”,一个文盲也可以把博士“烤糊”。很遗憾,应试消耗了我们太多的心力,这对于一个民族的伤害是无形而巨大的,而且,淘汰性质的考试,让大部分年轻人充满失败和绝望,因为优胜者永远只会是个别人,一部分人,而且,这一次考试的优胜也不能保证下一次考试不失败,于是,所有的人都会成为失败者,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力争上游中充满失败感,充满委屈、怨愤和不平,教育成为讽刺性的“挫折教育”。

几年前,我在一个职校作演讲,受众就是那些高考不尽人意而勉强读职校的学生,用个不太恰当的词,放眼望去,台下真是“哀鸿遍野”,你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他们普遍的失败感和深渊般的绝望,首先就得唤醒他们基本的自信和自我认同,情形令人酸楚。其实,人的智力和能力是多元的,教育必须辅成这种多元,而不是把多元弄成了单一。因此,任何考试和测验其实都只能是权宜性的,包括高考,而我们的环境,我们的价值观,却让孩子们以为,中考、高考就是对于他们全部智能和未来前途的测验。

说到底,仍然是一个与传统,与体制有关的文化问题,与政府在资源上的绝对垄断性有关的问题。获得高学历、高名分、高规格的目的,不论个人,还是作为单位的学校,无非是让自己在事关利益的排名中处于优位,以便在政府垄断的“占有性”的资源分配中,获得超胜,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奔走在这一“争先恐后”的强迫性的“竞技场”,唯恐自己的手伸得不够长,唯恐自己的腿脚不够勤快,唯恐自己“输在起跑线上”。

简单地看,中国当代教育的问题,其实就是家长的问题。我们这一代人的问题很大,从观念、习惯到作为。我们一直生活在一种“缺乏性”的状态,从古至今,一部分人的满足,常常意味着对于另一部分人的剥夺,一部分人的“晋级”,意味着另一部分人的“淘汰”。或许,我们还习惯了这种被“淘汰”的命运,相信这种“淘汰”的永恒,于是,在这种“淘汰”中取得个人的优胜,成为“人上人”,就变成了我们奋斗的动力和成功的标志。常常是这样,一个人的“地位”有多高,就看他拥有多少别人不可企及的“能耐”和特权,这才有“成功者是不受指责的”(也就是“成王败寇”的另一种说法吧)逻辑。

我总感觉,我们这些家长所有的努力和目标,就是让孩子不做普通人,而创造机会做有“特权”的人,让自己的孩子不付出太多劳动就可以“锦衣玉食”,就可以成为社会财富的拥有者,而不是告诉孩子,劳动、付出、承担责任有多麽幸福、多麽快乐,不是让孩子去充分地体验原本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罗素在他的自传中说,人的本性中有两种可以唤起的冲动:“创造性冲动”与“占有性冲动”,前者是教育应该达到的目标,后者则通常是战争的动力。我们需要强化前者而弱化后者,教育一定要辅成人作为生物的多样性,作为社会有机因子的多样性,作为不可或缺的文化主体的多样性,而不是相反。社会生活的丰富健康有赖于人的个性及其价值理想的多元。只有出自“个性”的兴趣,才可能支撑一个人走远,也只有出自不同个性的多元文化,才能支撑一个群体保持长久的活力和生命力。所谓“和实生物,同则不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